珀兹文学 > 女频言情
失效的止疼药月下安途
死对头其实是白月光(双向暗恋) 谢铎和沈安途是Z市人尽皆知的死对头,今天你抢我的地,明天我截你的生意,不是在干架,就是在干架的路上。 突然有一天,沈安途的私人飞机失事... 详细
柴鸡蛋势不可挡
“哥,我又看上一个男人,你帮我牵牵线吧。” 冷脸沉默。 “他是皇城根儿下的太子爷,根正苗红的权三代。” 冷脸沉默。 “他长得帅,人品好,无情史,无恶习,而且至... 详细
柴鸡蛋你丫上瘾了?
有一种人, 就像毒品。 沾了一口, 此生难戒。 白洛因自小跟迷糊父亲白汉旗及爷爷奶奶生活在一起,16岁这年,亲妈姜圆要再婚,嫁给部队高官顾威霆。顾海,顾威霆的儿子,... 详细
烈冶住我身体里的那个人
他说我是他身上祛不掉的伤疤。 六岁那年,我做了个手术,醒来后,我妈告诉我,我的身体里,住进了另外一个人。 她让我把他看做自己的亲生弟弟,要我爱他护他对他好。 可是自我... 详细
巫哲撒野
这个冬天,蒋丞觉得格外冷。因为长期的隔阂和矛盾,他从自己生活十多年的养父母家,回到自己出生的城市,去面对一个有血缘,却一无是处的陌生父亲。一次意外事件,让顾飞和顾... 详细
殊娓慢性上瘾
联姻当天,周酩远飞赴南非,一去三年。 回国航班上,他叫秘书拟好了离婚协议和补偿。 周酩远拎着离婚协议迈进舒鹞的办公楼。 舒鹞正在舞蹈室里跳舞,蕾丝吊带配短裤,胯... 详细